把苦难放在远处欣赏

  鹏说,实在没办法,他就打个电话问家里人要。但我不会让他这么做的。不是不知道,我们都出来这么久了,也长这么大了,还问家里要钱。怎么说的过去?找朋友借钱?不行,不是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城市。再说,朋友都过得不容易啊!不是我说的,要是没来过深圳的,只要看过雪村的《天堂往左,深圳向右》的人都知道,这座城市有多么现实。我想到了二哥,他是我在深圳唯一的亲人。深圳,再也没有什么比亲情更能长久了。昨晚之前,我都记不住我们有多久没有联系。不是我不愿意跟二哥联系,而是他也似乎学会了冷漠。给他打电话的次数多了,你就烦了。实际上,我不到一个星期以上是不会跟他联系的。但亲人毕竟还是亲人,不管多久没联系,也始终知道,这个世界还有一个彼此存在着。昨晚突然接到二哥的电话,同时接到他的问候,不知怎么,再也没有以前那么感动了。我知道,他也只是问一下。我在想,我要不要向二哥开口借钱了。也不行,他要是知道我又是为钱烦,一定又会痛训我一顿,因为我不是第一次向他开口要钱。虽然都只是五十跟一百,但次数多了,还是难免会尴尬。尽管每次我只要有钱都会毫不客气,毫不惋惜的给他。但毕竟,给的多数都是因为他还在大学时啊,我不能老问他要。虽然三四百块钱他还是可以拿得出。但这好像是在向他索求回报一样!我痛恨跟亲人都有这种感觉。

  这样也不行,那样也不行,我该怎么呢?走在大街上的我,一直这要茫然的想着。全然忘了自己已经在这条闹街来回走了两个多小时。当我发现自己走了这么久以后,发现自己肚子饿了。早上又没吃早餐,中午又没吃午饭,要是让他知道了,肯定又会生气不可。昨天因为一天没吃饭,晚上又匆匆赶去上课,一路上直喊肚子饿。他又是心疼又是气,不知道该怎么说我,因为我不是第一次犯这样的错误。而后他带着命令的口气道:“白天不管怎样,你都要准时填饱肚子。”我本想让他乐,就逗他说:“没事,我有九条命,丢了这条,还剩八条呢!”没想他竟差点失火。我只好识相的说,好,好,我都听你的。不要生气啊,你一气你头又疼了!“只有这样妥协了,乖乖认错后才好。现在又忘了人生最重要的事,要让他知道,后果真难以想像!总之,我不能再这样气他了。想着,走着,路过一家包子店。他曾对我说一个自救的方法,要是没钱,吃包子最能省钱,又可以填饱肚子。五角钱一个肉包子。一元就有两个。想想我们平时吃最便宜的快餐也至少要五元一份吧,可这五元就可以买十个肉包子了。十个肉包子,我至少两顿都吃不完。想想,多划算啊!可惜,我并不爱吃肉包子。每次都很难咽下去。但为了填饱肚子,又为了省钱,只能这样了。想着,我便上前买下两个肉包子提回来吃。我拿起一个包子,试探性的吃一口,还好,不是很难吃,第二口咬下去,里面的馅多数是肉,但好像这肉有点变味了。想到这里,有点恶习的感觉涌上心头。可我还是努力的把它吃完。第二个包子,我用食用袋包好放在桌上。实在没有勇气吃下去了。又舍不得扔掉。但肚子还没填饱。趟在床上,再一次,想放声大哭。望着天花板发呆,时不时的瞟向桌上的那只肉包子。突然想到,街上那些乞丐在垃圾桶里寻找出猎物时,露出幸福而满足的笑容的样子,像是找到一顿多么丰盛的美餐一样。而我这个还是花五角钱买来的肉包子。最起码还不是跟垃圾桶里臭气冲天的肮脏物混在一起找出来的。此刻的我,只不过是图个温饱而已。我为何不能吃?想着,便拿起包子一口一口的吃下去了。完全没有先前的恶习感。吃完后冲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自信的微笑。这一刻,我并没有为我们的明天担忧着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